「西碧,我們可以先休息一下嗎?」

        果然被米拉給說中,當西碧聽到我們這次可以留得久一點,原本的不愉快立刻一掃而空。接下來的一整天,她可說是精力旺盛的帶我從第一攤市集逛到最後一攤,凡是有表演節目的地方也全都不放過。

        更正,是精力過剩。

        「又要休息阿!」聽到我的要求,西碧忍不住抱怨道:「虧你口口聲聲強調自己大我兩歲,你的身體還真是虛弱耶!」

        不過我敢肯定,這絕對和西碧身體有多健康、我的身體有多虛弱一點關係也沒有。

        好在她抱怨的同時,還是找了一個陰涼地方坐下。

        「喝口水,小心別中暑了!」我將繫在腰間的牛皮水袋遞給她。

        「謝了。」打開了軟木塞,她大口猛灌,好像有半輩子沒喝到水一樣。將水壺還給我的時候,她突然嘆了一口氣,「你知道嗎?我想你是對的。最近的天氣實在好得有點誇張,雖然這樣對慶典的舉行有幫助,但有時真的是熱過頭了。」

        然後我們兩個就躺在開滿橙紅色花朵的樹下,決定休息片刻。

        這附近開滿了相同種類的花,雖然有些是淡紅色或是白色,但其實一整片全部都是石榴。迪特瑪村的特產其實就是石榴相關的製品,因為花期主要在夏季,所以這個村莊所祭祀的主神就是司掌夏季的農神古斯塔夫。就算其他地區在祭祀農神時,通常也是會把石榴的花或果實所做成的食物當成祭品。

        不過也有另一種說法,因為農神古斯塔夫的髮色橙紅,才會將石榴視為其象徵物。

        我們仰躺在石榴樹下,從這個角度望去的景色美麗至極。綠色的樹葉間長滿了色彩豔麗的花朵,一陣清風吹來,使得可愛小巧的花苞在枝葉間搖擺著,這樣的情景令人百看不膩。

        「這一年來妳過得如何?」難得有得這份寧靜,才讓我猛然想到,上回像這樣兩個人放下一切、漫無目的閒聊,已經是一年以前的事了。

        「還不就是老樣子,」西碧面無表情的回答,「上課、回家幫忙、和別人打架。」

        說得好像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最後一項應該不算正常吧!「這裡還有人敢找妳的麻煩嗎?」西碧可是這裡的孩子王耶!

        「就是有,」語氣聽起來有點僵硬,「一次還三個。」

        三個?我有預感這應該就是關鍵所在。

        這讓我想起,這次已經來了好幾天,卻一直沒有看到幾個應該要出現的人。我試探性的問道:「該不會剛好是妳家那三個吧?」

        西碧冷哼一聲,「除了我那親愛的三胞胎弟弟,你還有更好的人選嗎?」

        「可是,怎麼會?」

        「俗話說:團結力量大。」她咬牙切齒的說:「那三個小鬼仗著自己人高馬大,每次都在外面搗蛋,留了一堆爛攤子給我收拾。」

        「喔!」接下來的劇情我應該猜得到。

        三兄弟闖完禍後,受害者一定會跑來向西碧訴苦,這時候她勢必得出面解決。大人們的想法也是一樣,身為長女的她當然必須負起管束的責任,畢竟她的父母可沒那麼多精力能放在孩子身上。

        「如果只是在村子裡也就算了,有的時候他們還會去找隔壁村的打架,打輸了還沒關係,打贏了人家還要來報仇。」西碧繼續抱怨。

        她的語氣與其說是憤怒,不如說是自暴自棄。

        我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問下去,畢竟我一點忙都幫不上。通常遇到有人打架的時候,我通常都是勸架不成還被打得滿頭包得那個。

        還好西碧決定不要再繼續這個令人生氣的話題。「你呢?這一年去了哪些地方?」

        這個問題很好回答,「這次主要是往南邊走,米拉真的超沒效率的,花了一年的時間竟然只去了五個村莊,小橡村、西拉比市、東拉比市、巴可村和達達希村。」其實我懷疑,米拉是故意繞遠路的。

        「真好,」西碧露出了嚮往的表情。只要情緒亢奮的時候,她說起話來就會手腳並用。「西拉比市是個很繁榮的地方呢!聽說那裡的神廟是用黃金打造的,還有一個會流出葡萄酒的噴泉。」

        「妳太誇張了啦!只有祭壇有舖上金箔,而且那個噴水池也只有祭典期間會放葡萄酒。」

        「這樣就已經很棒了,我最遠也只到過隔壁村。」她的興奮只維持了一會兒,「要是我也能去旅行該有多好!」

        我對她搖了搖頭,低聲的說:「旅行也不見得都那麼美好。」

        這是大家常有的誤解,以為我們到處旅行的生活總是很多采多姿。其實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和米拉擠在小帳篷裡休息、在荒野花上半天的時間尋找水源、遇上天氣惡劣的季節還得和動物搶著在洞穴中過夜。

        「為什麼?」她看起來滿臉疑惑。

        我想了一下,挑了一個最好解釋的的答案,「如果我是一隻大鵬鳥,那麼越過一大片土地應該是很容易的;但是如果是靠我自己的雙腿走,腳會很痛耶!」

        西碧聞言,開始打量起我的雙腳。「好吧,好像有點道理。」她可能是想到我老是佈滿水泡和割傷的腳掌。

        然後,她決定我們休息夠了。

        我提議帶我們的小驢去郊外溜一溜,自從來到迪特瑪村以後牠就一直被關在附近農家的欄舍裡,都沒有時間讓牠呼吸新鮮的空氣,而且越到傍晚慶典越是熱鬧,我們剛好可以暫時避開人潮。

        等到西碧終於願意放我回家,月亮都已經高高掛在空中了。

        疲勞讓我一沾到棉被就倒頭大睡,硬梆梆的石板床此刻對我一點影響也沒有,想睡的慾望克服了一切。

        在夢中的我,化為一頭大鳥。

        可能是因為混合著神殿那裡傳來的音樂聲,我覺得自己變成了鷹,像是常常裝飾在神殿建築外圍的那一種老鷹,但我說不出牠的名字。身為老鷹的我直直的朝北方飛去,期間穿越了大河、越過了峽谷、還有一片濕地和數不清的森林。我知道自己飛行了很久,但卻一點都不會覺得累,一定是因為在夢境中的關係。

        最後,我看到一座非常美麗的花園,在正中央的地方有一棵巨大的白樺樹。

        我毫不遲疑的飛了過去,停在樹梢間休息。這裡的風和剛剛在飛行時候的強風不同,空氣中帶了點花香和暖意,輕輕的包圍在我的身邊,好像在撫摸著我的羽毛。

        很快的我就發現,輕撫著我的人其實是米拉。

        米拉也到我的夢境裡了嗎?但是我以前從來沒有夢到過米拉。所以應該是我快要醒來了吧!

        然後我聽到米拉嘆了一口氣,輕輕地。

        我開口想問她怎麼了,但是卻只聽到啼叫聲,原來我還是一隻老鷹。

        我感覺到她溫柔地揉揉我的頭髮──技術上來說,是鳥毛。「才一不注意就飛到了那麼遠的地方,你就不能乖乖的、暫時當我的雛鳥嗎?」

        然後,像是對待一隻雛鳥、或者說是一個小娃兒的方法,米拉輕輕的為我唱起了搖籃曲,許久未曾吟唱的搖籃曲。

        接著,我便沉沉的睡去......

創作者介紹

FEDERKIEL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