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三天了!

        康維業窩在閣樓裡不肯踏出一步,一整天說不到三句話,不哭也不笑,只是兩眼無神的望向窗外,吃喝拉撒睡都仰賴眾兄弟們輪番上閣樓替他打點。

        除了嫁為人妻的康希琳以及外出旅行的康頌恩不受影響外,康孟倫夫婦和康兆昕的工作進度明顯落後很多,平日靜不下來的康君實不但沒精神搞怪,連最近正在熱戀中的女朋友也忘了聯絡。

        而一向晝伏夜出的康楚生也很難得的在大白天裡自動「現形」,主動在大伙上班的期間照顧像木頭人般的康維業,不過一到晚上,他還是照樣失蹤。

        康維業對在這個家中的影響力,在這三天之中可是發揮得淋漓盡致。

        要是小妹康頌恩在家,肯定會被這群人反常的行為嚇得花容失色。

        對於兄弟們的關心,康維業不是看不見。他也知道大嫂對於他沒有開口留下小語這件事非常不滿。

        事實上,不是他不願開口,而是他根本沒立場這麼做。

        因為當初就是他鼓勵小語出國進修的!


        康維業第一次見到駱語静,是在他升上三年級那年的迎新舞會上。整場舞會下來,就只見一個瘦小的身影自始至終都緊緊貼著同一個角落,彷彿是個飽受委屈的小媳婦,那副畏畏縮縮的身影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幾個知道他少有的好奇心已經被激起的追隨者,也十分主動的替他收集小語的行報和動向。因為覺得實在是太有趣,他甚至還用了利誘的手段,硬是讓自己成為她的直屬學長。

        從那之後開始,在這個不算小的校園裡,幾乎每天都上演著康維業追,而駱語靜邊叫救命邊找尋藏身之處的追逐戰,而這場戰爭的範圍,幾乎涵蓋了整個學校--除了駱語靜死都不肯踏進一步的男廁以外。

        後來,當小語親手做的便當被他偷吃以後,他更下定決心要將這個內向、怕生,但又心地善良,煮得一手好菜的女孩徹底改造。自此,他更像影子似的纏著小語不放,每天積極對她施予改造計劃。

        知道他纏人決心的小語,索性當作沒聽見,任由他每天在她耳邊說個不停,因為她發現自己越是逃,康維業纏得也越緊。

        就這樣相處了快兩年,康維業也吃了快兩年小語的愛心便當,他的身分也從「食客」晉升為她無所不談的朋友。

        雖然說話的都是康維業比較多。

        在他畢業前夕,小語也提出國深造的願望。這是她第一次明確說出對於未來的計劃。

        對於一向怕生和自我封閉的小語來說,這樣的發言算是相當大的進步,當時他還因為覺得自己的努力有所代價,除了口頭上的鼓勵外,還特別請她去餐廳大吃了一頓。不過因為小語的家境清苦,負了不少債務,他斷定短期內她應該不會有出國的機會,所以一直沒認真的放在心上。

        畢業後,為了要盡快去英國,他搶著趕快入伍服役。退伍後便依照計畫,獨自在英國待了四年多,雖然那裡也有中菜館,但是那段在椰林大道搶食便當、還有在他苦苦哀求下專程作菜到兵營探視他的那段日子,卻總令他夜半輾轉難眠。

        即便是如此,確因為害怕小語還在生他硬塞錢給她的氣,所以一直不敢主動和她聯絡。

        回到台灣後,小語的到訪是他預料中的事,但正當他尚沉浸在重逢的喜悅時,小語卻提出要出國深造,他能反對嗎?

        不,這是小語的夢想啊!


        「你愛小語嗎?」在一旁陪著康維業發呆許久的老二康楚生突然開口。

        「我?愛小語?」康維業總算是出了聲,不過表情卻是十分疑惑。

        康楚生嘆了口氣。

        他這個老弟就算再聰明,對感情的事卻還一知半解,真難為了駱語靜花了這麼多心思在維業身上,他卻是一點知覺也沒有。這小子八成是習慣了四周所有人的關心,所以沒去注意這些事情。「我問你,她和其他人有什麼不同?」

        「不同?那可多了!小語聰明善良、廚藝好、又會替別人著想,她很溫柔、有點害羞,而且非常了解我,知道我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每次和她相處的感覺都很舒服、很輕鬆......」說著說著,康維業突然靜了下來。

        或許是他已經習慣了兩人相處的模式,康維業從來沒仔細想過這些問題。

        他從來就不是熱情的人,但是一旦面對小語,所有的一切似乎就亂了套。小語若是表現得很堅強,他就忍不住想激她好好痛哭一場;小語若是顯得無助,他就開始扮演諮詢師的角色提供意見;小語若是想要哭了,他又忙著讓她開懷大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情緒總是隨著小語上下震盪。

        「二哥,我是不是...很遲鈍啊?」他真的是個大白痴,對一個人日思夜念、寢食難安了這麼多年,卻一直沒有發現自己的心意,還好二哥即時點醒了他。

        是的,他是愛小語的。

        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也不知道是如何開始,康維業已經愛上了駱語静。這再明顯不過的事實,他竟然花了那麼多時間才發現,這麼多年、他白白浪費了這麼多年的時間,虧他還對自己的智商引以為傲,實在是蠢到不行。

        知道弟弟終於開竅,康楚生突然提議:「我打算去追回我的女人,要不要一起出發?」

        康維業的考慮只有半秒。「當然要去。」

        「咦!你怎麼也在家?」康孟倫一推開門,就看到平日早該消失的康楚生還窩在維業身邊。

        一見大哥康孟倫出現,康楚生和康維業立刻異口同聲道:「大哥,我們要去美國!」


        「我不管啦!五哥好不容易才回來,怎麼又讓他去美國,讓二哥自己去不就好了。」最後才抵達機場的康頌恩滿是懊悔,更恨不得馬上衝到飛機上把康維業拉出來。

        不是她偏心,而是比起每天見面的康楚生,四年沒回家的康維業就顯得格外重要。

        「恩恩,別鬧了!」白雅安拉回準備大鬧機場的康頌恩。「妳自己年紀輕輕就整天吵著要嫁人,卻不許維業去找小語,也不想想維業現在也不小了,難不成要把他留在家裡當一輩子的老處男啊!」

        這丫頭有明顯的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的傾向。

        「我有話要說。」康兆昕閃到最外側,戰戰兢兢的舉手發言。

        康孟倫大手一揮。「說吧!」

        「其實維業剛回來時我有占卜,上面說將會有一個很大的別離,我還以為是指他和駱語靜,現在看來,應該是指我們和維業吧!」康兆昕邊說,更不忘留意其他人的動作。

        果然,他不過才剛說完,老三康君實便送上了鐵拳一記。

        「不是說過不管占卜到什麼,都要先告訴我嗎!」

        「笨小哥,都知道二哥要走了,還不把我叫回來,早知道我就不去環島了!」康孟倫和康頌恩有志一同的左右各賞他一個鐵沙掌。

        下次回來的時候,他們都會帶著自己所愛的女人吧!老四康希琳窩在丈夫的懷中嘀咕。

        耳力一向不錯的白雅安皺著眉頭重複著兩個十分可疑的字眼,「他們?」維業去美國找駱語靜還算情有可原,但她實在想不到康楚生跟著去的原因,這個康希琳肯定知道些什麼!

        康希琳神秘的一笑,便挽著親愛的老公越過還在廝殺中的眾兄妹。她還得回去和老公一起設計兩束花給未來的嫂嫂和弟妹,讓她們作為新娘捧花呢!


        當駱語靜自昏沉中醒來,已經是半夜。

        將近一個禮拜的時間,她都為了新課程、新工作和新生活忙的不可開交,不過託以前在台灣工作時的客戶的福,一切都還算順利。還好這些熱情的人總是不時的捎來問候和幫助,否則她現在一個人孤零零的住在異鄉,真不知會有多少麻煩。

        或許是因為遠離了自小生長的地方,駱語靜發現她似乎可以靜下心來,思考著許多以前不曾注意到的事。

        大學四年裡,有一半的時間她都被康維業纏著不放。

        康維業,一個愛美、自戀,卻又無比懶散的男人。成天拿著鏡子照來照去、眼睛似乎又長在頭上、凡事又挑剔的過火。但他最拿手的,其實是仗著一張男女兼收的笑臉騙吃騙喝、「誘惑」其他人幫他做事。

        她就是這樣,當了康維業兩年的「保母」。

        起先,她只當做自己是「母性」比較強,誰叫康維業總是一副需樣別人照顧的模樣,而她也早就已經習慣照顧身邊的人。

        但,似乎又有什麼不一樣!

        只是那時的她,卻遲鈍的沒有發現。

        她是愛他的吧!

        之所以替他打理瑣事,只是因為不希望喜歡的人煩惱吧!之所以任由他擅自干預她的思想和生活,只是因為不想看到所愛的人失望的表情吧!之所以決定出國深造,也是希望更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吧!

        八年了,從兩個人相識到現在也已經八年了,當中四年的時間,她都是在望著康維業照片的日子裡度過。她是真的很遲鈍、很懦弱吧!
    
        好不容易發現的自己的心意,卻又不敢說出口,而且又笨拙的將兩個人分別推向更遠的境地。

        駱語靜的眼框熱了起來,心痛的感覺,在這夜瀾人靜的時分,又再次啃噬著她的心......


        屏住呼吸,駱語静用顫抖的手緩緩拆開房東太太剛才轉交給她的信件。熟悉的文字、熟悉的筆跡,還有寄信人欄上那個讓她永遠無法忘懷的名字,所有的一切,都讓她此刻的心情無法平復下來。

        迅速的瀏覽著信裡的內容,珍珠般的淚水又再次從她的眼框中湧出。最近的她,似乎變的特別容易落淚。

        但這次,卻又有些不一樣。

        她用顫抖的右手緩緩拉開大門......

        「沒有移情別戀?沒有企圖甩掉我?」臉上掛著一如往常的笑容,康維業提著大袋小袋的行李站在門外,似乎是久候多時了,「這回我可真的賴定妳囉!」

        「想賴多久?」駱語靜好不容易才在震驚之中找到自己的舌頭。

        「一輩子。」

        前所未有的感動包圍著駱語靜,她抱住了康維業,緊緊的。「這是你自己說的喔!」


小語:

        為了圓大哥的夢,我選擇暫時離開,一個人前去英國,一走就是四年。因為我覺得,不管我到了多遠的地方,妳都會待在原地等我回來,就像以前一樣。

        只是,現在的我才發現,這樣的想法實在是太天真、太自私了!

        既使妳和我的心情都沒變,但時間卻以永遠無法倒轉,無法再回到從前在學校時的日子。

        如果可以,我會大聲的說愛妳,在我暫時離開之前。

        如果可以,我更希望早日發現妳的心,以及我的。

        在不知不覺之中,我們浪費了好多時間、繞了好大一個圈。如果妳的心意和我一樣未曾改變,希望我們的故事可以重新開始,而這次,輪到來我等妳。
等妳開啟那扇關係著我兩命運的大門。

提著三大袋行李的 康維業

 

(The End-17.4.2002)
(最後修改日期-10.5.2009)

創作者介紹

FEDERKIEL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ederkiel
  • 《後來的他們怎麼了》

    誠如康兆昕所言,他們一家和康維業面對著很大的別離。
    赴美的康維業在二哥康楚生的牽線下,接下了他未來二嫂的工作,雖然工作範圍遍布北美各地,但終究是圍繞在小語的身邊。
    中間雖然仍與康家人有聯絡,但是未曾在台灣久留,通常都是來去匆匆。一直到兩人赴美的第五年長子出生後,才一同回到台灣舉行婚禮,期間停留了一個月,是兩人一起留在台灣最長的一段時間。
    其後一家四口就在美落腳,而康家的其他小孩若是有意出國進修,也多被送到康維業那就近照顧。
    兩個孩子長大後有意回台生活,兩夫妻也考慮一起搬回台灣,不過對兩人來說,只要有對方在的地方就可以稱之為「家」,所以還是讓一切順其自然...
  • Rita
  • 一個故事的結束,開啟了另一個新的故事
    每個階段,都是一個故事的開始~~~^^
  • 也許之後機會來了,也會推出其他兄弟姊妹的故事吧
    那家人好可愛的說...

    federkiel 於 2009/05/11 21: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