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小倆口終於肯下來了,我們總算可以開飯了。」白雅安招呼著先後下樓的兩人,語氣和神情頗為曖昧。

        餐桌旁,除了老么康頌恩之外,一家兄弟姊妹全員到齊,場面非常熱絡, 駱語静和康維業就在眾人熱切的注視下就座。

        「雅安姐,妳別誤會了,我和學長沒什麼!」駱語靜急忙解釋。

        老六康兆昕打趣的問:「那你們剛才在樓上偷偷摸摸的做些什麼?好像還挺親熱的。」

        「不是那樣的,」駱語靜無辜的望向康維業,卻發現他不但沒打算解釋,還表現得一附樂在其中的樣子,看來她只能靠自己了。「還不都是學長,要洗澡也就算了,但他卻放著頭髮濕淋淋的不去吹乾,還纏著我替他整理,要不是看在學長還在生病,我才懶得理他呢!」 

        這個康維業還真不是普通的怪,從小到大就以愛漂亮著稱,連他兩個姐妹都望塵莫及,但是偏偏又懶得要命,放任那一頭如絲緞般的烏黑秀髮不去照顧,老是等著別人看不下去後,自願出來替他整理。

        「妳這麼說就不對了,當初也是大家說想看我頭髮留長的樣子我才會留的,要你們幫忙應該也不為過吧!」

        這小子又在無理取鬧了!

        眾人都知道此時不管問他什麼都不會得到答案,所以直接把目標轉向。「維業又病了嗎?可是他現在氣色看來挺好的。」而且好得十分異常。

        從前只要一病,沒兩三天是下不了床的,哪像現在,竟然還有力氣逗著駱語靜玩。

        「我來的時候學長還在發燒呢!」駱語靜一邊回答白雅安的話,一邊還要應付喋喋不休的說個沒完的康維業,「原本打算見到學長就走,誰知道一待就是這麼久的時間,還麻煩你們替我準備晚餐,真是不好意思。」

        康家的老大,也就是白雅安的丈夫意味深長的道:「哪裡!倒是我們家維業給妳添了不少麻煩,他這麼依賴妳,我們也很傷腦筋。」

        康維業向來很懶散,碰巧身邊也總是圍著一群自願替他打理一切的擁護者,大事小事都輪不到他來操心。可是他自小到大都不太黏人,除了駱語靜之外,也只有他們這些自家人「有幸」被他纏上,不過大家也頗樂在其中的就是了。

        這當中最令他們映像深刻的,是在康維業大三的那年駱語靜第一次被他拖到康家做客,當時她一見到他們幾個兄弟姊妹,竟然連聲哀求道:求求你們看好學長,他這樣每天纏著我真得很困擾耶!

        駱語靜,第一個被康維業死纏爛打的追著,也是第一個將他視如蛇蠍的人!

        「康大哥,我想你不用再為這件事煩惱了。」駱語靜緩緩自背包中取出一張支票交給康維業。「這就是我今天來的目的。」

        「這是什麼?讓我看看。」康君實好奇的搶過支票,像是發現了天大的秘密似的,一雙眼珠子在兩人之間轉來轉去。「五十萬!怎麼,難不成妳向我們家維業借過錢?」

        一把搶回支票,康維業不理會他那個好奇心過剩的三哥,「為什麼急著要還我?還是妳真的那麼不屑我的一點心意,所以根本沒用過這筆錢?」他褪去了臉上一貫的笑容,露出了在駱語靜面前鮮少出現的正經表情。

        四周的氣氛也因此瞬間冷凝。

        「不是的,」她迅速的否認,對上周圍數對好奇的目光,不知該如何解釋。「我雖然不想用,但是這筆錢終究還是派上用場了。」

        事實上,康維業赴英不久,和她自小相依為命的奶奶就病倒了,而那五十萬也立刻派上了用場。更令人痛心的是,在一次單獨散步的途中,奶奶意外喪生在車輪之下,獨留她孤單一人。之後她領到了一筆保險金和肇事者的理賠金,等到替奶奶辦完後事和還清父親留下的債務後,還剩下一筆為數不小的金額,不久之後她也從大學畢業了,因為孤身一人花費也不多,這幾努力工作下來也累積了一筆為數不小的存款。

        不過這一些駱語靜沒有多做解釋。「後天我就要去美國讀書,短時間內是不會回來了,所以才想盡快把錢還你。」

        是錯覺嗎?

        他的小語語氣堅定,已不似以往的怯懦、羞赧。這樣的發現,讓康維業的表情變的僵硬。「奶奶怎麼辦?」

        「奶奶她......」早該想到他會追問的,駱語静試著讓自己保持冷靜的語調,「三年多前已經過世了。」

        預料之外的答案令康維業為之一愣,他思考了一會兒後困難的開口,「那妳打算去多久?」

        駱語靜不安的觀察著他的反應。「最少兩年,也可能更久,反正我在這裡也沒有親人了。」

        聽完她的話,康維業努力的扯出一點笑容,「也好,總算沒有了牽掛,妳就好好的加油,儘管照自己的想法做吧!」

        「小語,妳一定要去嗎?維業和我們都會很難過的。」這個維業是怎麼搞的,任何人都看的出他捨不得駱語靜離開,偏偏又不開口做一點表示,還要她這個做嫂子的看不下去才出口替他挽留。白雅安在心中嘀咕。

        「不會啊!像我就不會難過......」不怕死的康君實還在說風涼話,立刻遭到眾人的白眼。

        駱語靜倒是善良的替將受到眾人圍攻的康君實轉開話題,「美國那邊的學校早就寄來了通知單,房子也請人替我租好了,只等著我搬過去。」

        白雅安嘆了口氣,這不就擺明了她非去不可!

        這兩個人之間可能真的缺少了一些緣分。

        「我累了,先回房休息。」康維業突然起身道。「妳自己要好好保重。」

        望著康維業離去的背影,眾人都有些措手不及,倒是老二康楚生反應很快的跟上前去。

        康孟倫看著舉止反常的弟弟,擔心的問:「沒問題吧?維業這個樣子!」平時他總是擺出一副長兄如父的架子,但他們畢竟是相依為命的一家人,叫他怎麼會不掛心!
幾個人不安的望向駱語靜。

        然而,駱語靜只是望著康維業遠去的背影,久久不發一語......

        「小語,早安啊!」一大清早,白雅安就不請自來。從以前開始,凡事只要和康家扯上關係,她就克制不了自己多管閒事的欲望,等到成為康家的一份子後,她更是管得理所當然。

        「雅安...姐?」對講機的那一頭,駱語静的聲音參雜了些許疑惑。

        「我剛好經過這附近,可以上去坐一下嗎?」白雅安說得很順口,完全沒發現自己在早上七點半的時候,經過一個不管離住家或公司都有半個城市遠的地方有多不自然。

        另一頭的人沉默了半晌,然後輕聲的回答:「我家現在很亂,如果不嫌棄就上來坐一會兒吧!」然後就聽見鐵門打開的聲音。

        緩緩走上二樓,她看見屋子的主人已經穿戴整齊的在門口等著她的到來,一點都不像是突然被吵起來的樣子,不過她還是刻意問道:「一大早就來拜訪真是不好意思,我有打擾到妳的睡眠時間嗎?」

        一如往常未施脂粉的駱語靜神色看來有些疲憊,但是從那雙清亮的眸子看來,應該已經是清醒多時。

        「沒有的事,我本來就滿早起的,這幾天為了準備出國的事也都很早就起床了。」駱語靜側身讓客人進門。「妳先坐一下,來杯熱茶好嗎?」

        「那就麻煩妳了,謝謝。」白雅安從善如流。

        一般來說,若是主人奉上熱茶招待,應該就不會太快下逐客令。

        白雅安趁著空檔偷偷的觀察著幾乎已經清空的小套房。房子的格局很簡單,客廳加上小廚房大約是四到五坪的大小,面對客廳的方向開了兩扇門,其中敞開的那扇是浴室,另外那扇想必就是通往臥房了。套房裡幾乎只剩下大型的傢俱,舉目可及的也只有日常所需最低限度的用品,看來似乎打包的差不多了。

        從現在空曠的擺設,很難看出來房子的主人在這段期間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雅安姐怎麼會知道我住在這裡?」幾分鐘後,駱語靜小心翼翼的捧著一個托盤走了出來,然後將茶壺及茶杯放在白雅安面前。

        這組餐具她認得,正確的說法是,這組茶具是她買的!這是她第一次跟著康孟倫一起到歐洲出差的時候帶回來送給維業的禮物,後來被維業轉送給小語,他所持的理由是:這樣他就可以常常找小語泡茶給他喝!

        「妳忘了昨天是誰送妳回來的嗎?」小語要回家的時間,正好也是家裡那隻夜貓子準備外出的時候,所以她理所當然的差遣那隻夜貓子「順便」把小語安全的送到家。

        不過她不否認這麼做其實也是有私心的。

        聞言駱語静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剛才聽到妳的聲音的時候,我真的嚇了一大跳呢!因為我這裡很少有客人。」

        盯著手中照顧得當的瓷杯,白雅安心中滿是疑問,「小語,雅安姐可以問妳個問題嗎?」

        「請說。」

        「維業出國後,為什麼妳都沒有跟我們連絡呢?」這件事其實困擾她很久了。

        雖然她認識駱語静也才三年多的時間,兩個人相處的機會也不算太多,但是她一向都滿相信自己識人的眼光。表面上,這兩個人的相處模式看在大家的眼裡,似乎總是維業一頭熱的在維持關係,而且也熱情的將小語帶進了他的生活圈,反觀小語則是一貫的低調和淡漠,不過小語對維業的包容和耐心也是顯而易見的。所以當她發現小語在維業去英國之後幾乎沒有和他們連絡時,心裡總有一股說不上得奇怪感覺。

        以往小語雖然淡漠,但是逢年過節的問候也從來沒有少過。

        駱語静羞怯的抓了抓衣角,期期艾艾的答道:「其實...其實是這樣的,因為學長的行為讓我很生氣,他為了要讓我收下那筆錢,竟然還故意跟我鬧失聯,我一時賭氣,想說...想說他既然不讓我找,那我就以牙還牙......」

        聽到意料之外的答案,白雅安有些傻眼。

        「嗯......不過你們現在又見面啦!」這對歡喜冤家的關係總是讓人霧裡看花,「維業見到妳的時候真得非常高興,他應該是期待這一天很久了,不過這次又要換妳離開......」

        她一直覺得,小語和維業這兩人之間圍繞著一種奇妙的氛圍,兩個人在一起的感覺非常和諧,但又像是缺了點什麼似的。以前的她認為這種「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狀態很有趣,現在看了卻只想從兩人的頭上狠狠敲下去。

        「就這樣離開,妳不會後悔嗎?」白雅安問出了她今天的主要目的。

        要說她自私也行,畢竟她也算是從小看著康維業長大的,現在又成了人家的大嫂,她實在不希望看到那個總是活在自己世界裡的單純傢伙傷心,既使他到現在還沒搞懂自己到底在彆扭些什麼。

        這個問題讓駱語静遲疑了一會兒,然後就以她一貫輕柔的嗓音回道:「或許,這樣對學長和我都比較好。」聲音雖然清柔,但是語氣聽起來卻十分堅定。

        白雅安在心裡大喊不妙。看樣子,雖然她一副離情依依的模樣,但是應該已經下定決心要離開了。出國的決定對他們來說雖然是很突然的狀況,但是在小語的心底可能早就演練了不下千百回,要她改變主意實在不太可能。

        此路不通,看來得另尋他法了!白雅安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待續)

創作者介紹

FEDERKIEL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ederkiel
  • 碎碎念

    雖然是修改過的舊文,但是這次狠狠加了一大段
    為了這一段,下一篇也得大改特改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