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醒來,外面已經是人聲鼎沸的狀態,這表示我這一覺睡得可不是普通得久。

        奇怪的是,在睡眠如此充足的情況下,我卻覺得全身上下彷彿是累積了三天份的疲勞一般。特別是上半身,有一種過度勞動的痠痛。

        這讓我猛然想起昨天的夢境,有關於一隻巨大的老鷹。

        如果這身的痠痛和昨晚所夢到的老鷹有關,或許我得向西碧道歉,因為不管是靠雙腳走還是用翅膀飛,旅行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阿!看來我還是太天真了,竟然把事情想的那麼簡單。

        我深深的吸了幾口氣,不太確定現在應該怎麼辦才好。今天不用工作,或許休息一會兒後這身莫名其妙的痠痛就會消失了,不過要是沒有變好,那麼等一下肯定又會被西碧一陣奚落。但是最麻煩的就屬,躺在房舍最內側的床板上根本無法看到外頭的天色,更別說是判斷現在的時間了。

        「要是錯過了時間,肯定會被西碧臭罵一頓。」雖然已經可以預料到結果,但我連起來面對現實的力氣都沒有。



        「哎呀,真難得!」門外傳來的聲音就好像炙熱夏夜裡的風鈴,光是聽到聲音就有一種清爽的感覺。「我的小監工,竟然也會有偷懶的一天啊!」

        米拉輕快的走進屋內,今天也是穿著舞者們在祭典上固定的服飾,那只是一件樣式簡單的白色麻紗長袍,但是同樣的衣服穿在她身上卻顯得清新脫俗。以石榴花做為圖騰的金屬製臂環雖然設計粗糙,但是戴在她的手臂上卻反而更能突顯出她雪白的雙臂。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母親,不要取笑我了,我是真的很累啦!」又讓她逮到機會取笑我了!

        「沒道理啊,昨天你又沒有工作,真有那麼累嗎?」米拉突然快步走到我面前,一本正經的說:「凱伊,你......該不會是跑去做小偷了吧!」

        石破天驚的一句,讓我當場傻眼。

        雖然知道米拉只是在關心我,但是她的表達方式卻總是讓人目瞪口呆。「如果我跑去偷東西,妳應該會發現吧!」因為米拉向來淺眠,所以只要身邊稍有動靜她通常都會立刻清醒過來。

        「說得也是。」聽了我的話,她掩嘴竊笑。「我看,你先喝一點水吧!」

        米拉將擺在木櫃中的小竹罐拿了出來。這個罐子原本是以一條紅繩綁在她的腰帶上的,是我們在旅途中不可或缺的裝備,因為最近在慶典上工作的關係才暫時卸下。她不費吹灰之力的讓我倚著牆壁坐起身來,取下竹罐的塞子讓我就可喝下。

        罐子裡的液體無色無味無臭,就像是一般的泉水,但是在進入喉嚨的那一瞬間一股沁涼的感覺便衝上口鼻,讓人精神為之一振。過了半晌之後,清涼的感覺又擴散向四肢百骸,原本壓在心頭那股沉重的感覺也慢慢的消失。

        「實在是太神奇了!」雖然不是第一次喝下這神奇的泉水,但是它神奇的功效還是再次讓我驚嘆。「要是沒了這種水,以後我該怎麼辦...」

        米拉從來不告訴我這個神奇的泉水是從何而來,但我猜想,應該和神廟這方面脫離不了關係。有可能是神廟當中的聖水,民間一直有傳言說有些經過神祈賜福過的泉水具有療效,不過真實性有多高我就不確定了。

        「啊,你這孩子真令人心寒!」米拉突然作勢要掩面哭泣,「你真正應該關心的是我這個做母親的吧!」

        「母親,妳想太多了,我不關心妳還可以關心誰啊!」比起舞者,有的時候我反而覺得母親更適合去演戲。

        「不用再敷衍我了!」米拉表演得很投入,眼眶中充滿了水氣,眼淚似乎就要奪眶而出,「孩子長大了,翅膀也長硬了,看看我,你都還沒成年就把我看得比一罐水還不如。」

        雖然不知道米拉到底是怎麼連想到這方面來的,不過她的話卻勾起得我一些想法,「嗯...母親,妳昨晚有唱搖籃曲嗎?」

        聽到我的問題,米拉止住抽噎直盯著我瞧,她狀似疑惑的問道:「什麼?」

        「就是我很小的時候妳常常唱得那首啊!」我努力的回想昨晚的夢境,很沒聽到那首歌,內容已經記太清楚了。「有海洋、有森林、有城堡,還有一隻鳥的那首。」

        米拉似乎想起來了,但是她表情奇怪的看著我,清澈的眸子這時又一點水氣也沒有了,收放自如的演技和罐子裡的泉水一樣令人驚嘆。「你都已這麼大了,我怎麼可能還唱搖籃曲啊!」彷彿我說了什麼不合邏輯的話,她用力的搖了搖頭。

        所以那全部都是一場夢嗎?

        「你如果有時間在那說夢話,倒不如趕快起來準備出門。時間再拖下去,西碧搞不好會直接跑到這而來找你喔!」

        面對米拉明顯幸災樂禍的表情,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米拉揮揮手,接著就向外走去,「替我向西碧問好喔!」算一算時間,應該是下午的活動要開始了。

        結果米拉到底是回來做什麼的阿?我靈光一閃,立刻跳下床追了出去,神奇的泉水讓我現在可說是精力充沛。

        「母親,妳又忘了吃午餐了,母...」才不過一轉眼的時間,米拉竟然跑得不見蹤影了,我呆呆的望著空無一人的小院子好一會兒。「不對,我應該要趕快出門!」

         要是讓西碧等到不耐煩,那我可就真的是倒大楣了!

創作者介紹

FEDERKIEL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