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語:

 
        
雖然知道倔強的妳不屑向人求助,也不願我總是介入妳的家務事,但我實在無法坐視不理。這五十萬就當是借妳的,是朋友就收下。至少,也讓我這個老愛跟你搶飯吃的食客有個報恩的機會。

         如果妳還是打算把錢還我,勸妳還是先死了這條心,因為,當妳收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在前往英國的路上!

         哈!妳還是認命的把錢收下吧!

 

妳最死衷的食客 康維業

 

 

         駱語靜懸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再次來到康家,許久不曾有過的緊張情緒,又再回到她身上。        

        迎面而來的是康家遊手好閒的老三康君實,身後跟著的,是他平日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雙胞胎哥哥康楚生,穿著白色套裝的白雅安則是殿後。看著眼前的陣仗,八成又是白雅安領著她老公康孟倫,也就是康家老大的聖旨,來抓這兩個倦勤的傢伙上班。

       「請問,康維業在嗎?」她的聲音微微發顫。

        「動作真快,老五昨晚才回國,今天一早就有人找上門。」一路上只顧著吵鬧的康君實,這時才注意到駱語靜的存在。「找他什麼事?」 

         稍維遲疑了幾秒,駱語静保守的回答道:「有些重要的事需要和他當面談。」 

        重要的事?當面談?

        每次聽到這種回答,康君實就會自動把對方列入覬覦他老弟「美色」的雌性色狼,口氣也就越來越差,「女人,妳到底有什麼目的?」

     「妳是駱語靜!」康楚生忽然出聲打斷康君實的質問。


  

         雖然只有幾面之緣,但他的記憶向來不錯。

         聽到了康楚生的話,白雅安立刻湊了過來。「小語,真的是妳,我們四年不見了吧!」從她認識了姓康的一家人開始,十幾年來見過不少女孩來找維業,但只有這個駱語靜最得康家人的歡心,也是進出康家次數最多的一個。

         一見白雅安,駱語靜露出了難得的笑容,「是阿!自從學長去了英國之後,就沒再見過。」  

        「喂喂喂,誰跟我解釋一下是怎麼回事?」無法忍受自己被晾在一旁,康君實出聲抗議。

        「你還真是貴人多忘事,」白雅安忍不住先消遣一番,「小語是維業的大學學妹,維業出國前兩三年常帶她來家裡玩。」

        那就難怪了,有一段時間康君實的人都在日本留學,就算真的見過可能也已經沒映像了。

        見到久未出現的駱語静,白雅安的心情似乎是十分愉快,「維業的時差還沒調回來,睡得正沉,妳就先進去等等,他應該也快醒了。」

        「雅安,妳在開玩笑嗎?留個陌生人在家裡!」康君實抗議。

        白雅安不客氣的賞了康君實一拳,「再危險也比不上你這個麻煩精。楚生,給我把那個傢伙拉上車。」白雅安發揮她長嫂如母的權力發號指令。

        「走!」康楚生配合的拉走他的雙聲胞弟。

        輕而易舉得打發掉康君實後,白雅安就把駱語靜推進屋內。「趁維業還沒醒,去書房看看,兆昕買了不少好書。」

        駱語靜會心一笑,康家的書房藏書豐富,向來是她的最愛,以前常到康家作客就是衝著書房而來的,沒想到白雅安還記得。不過她很贊成康君實的話,雖然康維業在家,但是依照康家人的嗜睡成性,再加上他絕頂的懶功,恐怕她把整個康家都搬走了還沒人發現呢!

 

 

         她早該發現不對的,該死!

         原來只是疑心康維業為何遲遲沒有醒來才上樓一探究竟,沒想到卻讓她看見最不樂見的情況——康維業病了!

         駱語靜奮力拉起昏睡中的康維業,替他脫下被汗水所沾濕的上衣,用溫毛巾擦拭他灼熱的身體,然後溜進隔壁康兆昕的房間拿走了所有的被子替康維業蓋上,以確保他的病情不再加重。為此,甚至連儲藏室裡的暖爐都被駱語靜搬了出來。

         等到全部處理完畢,駱語靜也整個人累得攤倒在地上。

         康維業雖然和其他六個兄弟姊妹一樣擁有一副強健的體魄,但偶而會發發高燒,昏睡個兩三天才好。康家的人被他突發的症狀嚇過幾次之後,也都習以為常了。

         這些事她雖然聽康維業提過,但今天遇上時仍然嚇了一跳。駱語靜推想,也許他昨晚就開始發燒,只是其他人以為他是時差還沒調過來才會一直睡,因此才沒發現異狀。

         駱語靜趴在床沿看著沉睡的康維業。

         四年了,康維業幾乎沒變!最後一次見到他時因為才剛退伍,還是一頭清爽的短髮,轉眼間濃密的長髮早已超過了腰際,甚至比他還在學校時更長。雖然臉色因為生病而略顯蒼白,卻仍掩不住他幾近完美的臉形和細緻的五官所散發出的迷人氣息。

         只是,他好像又變瘦了。這個懶散的傢伙真的不懂得照顧自己。

        「看來你也是吃了不少苦。」

         駱語靜心疼的撫著康維業消瘦的臉龐。獨自在異鄉的生活,對一向不懂得照顧自己的康維業來說,必定是一大考驗。而且這個人又是出了名的懶惰成性,這種人竟然能在英國獨自住上四年,並且順利抱回博士學位,還真是跌破眾人眼鏡。

         看著康維業漸漸安穩下來的睡容,駱語靜懸盪已久的心也漸漸安穩了下來。不知過了多久,就在康維業規律的呼吸聲之下,駱語靜帶著微笑,跟著也進入了夢鄉。

         夢中,駱語靜回到了當年的椰林大道樹下。在那裡有她、有康維業,還有那本被拿來放茶壺的經濟學課本……

 

 

         好舒服啊!

         康維業伸了個懶腰醒過來。不過正當他準備坐起身子活動筋骨時,卻發現一個人側身趴在床邊,靠在他的枕頭邊睡著了。

         幾乎是第一時間,他立刻認出了對方的身分,原本因為生病而略顯憔悴的臉上,立即露出笑容。

         他輕輕的抱起駱語靜,讓她平躺在床上,替她蓋上羽被的時後更是小心翼翼,深怕把她給吵醒。看著他房間裡多出來的這些「裝備」,小語這個丫頭還真是能找,難怪他剛才那一覺睡得是異常舒適。

         不過睡了這麼久,他還真的有點餓了。

         康維業輕手輕腳的離開臥房,打算下樓覓食。只不過他才一踏進廚房,眼前的景象就讓他原本上揚的嘴角,彎曲的弧度越來越大。

         出現在他眼前的,除了他每回生病時指定要喝的綜合果之外,還有幾道他最愛的小菜和清粥,這些都是連康家負責掌廚的小妹康頌恩也不知道的。看來也只有深知他喜好的駱語靜,才可能做出眼前一道道合乎他口味的料理。

         心情極佳的康維業胃口好極了。四年不見,想不到小語的手藝又進步了。在英國讀書的期間,最令他懷念的莫過於小語替他準備的愛心便當,和大學時那段妳躲我追的日子。

         「咦!你怎麼現在才吃飯啊?」在會議中屢遭各方蹂躪的康君實一看到康維業,激動得差點沒跪下來膜拜他。就在他歷劫歸來之後,還能看見寶貝弟弟那沉魚落雁的容貌,也算是值得了。

         「這是午餐,我剛剛才醒來。」

         午餐?現在現在都已經下午三點了!「早上有個女人來找你,見到她了嗎?」

         「嗯!」康維業專心的解決桌上的菜餚,根本沒空理會康君實,只是胡亂點頭應聲。

         康君實看著根本不打算理會他的寶貝弟弟,心裡有些不是滋味,「看看你的吃相,真有那麼好吃嗎?」他搶過康維業手中的筷子,試了幾口。

         原本康君實還想說些難聽的話,沒想到才一入口,他便不自覺的脫口而出:「好吃!簡直和五星級餐廳有的比,這些是誰做的?」

         「是嗎?」康維業搶回筷子,臉上充滿了笑意。這可是小語替他準備的愛心午餐呢!

         又來了,又是那種笑容,讓人看的飄飄然的。雖然康維業迷人的笑容他們都是從小看到大的,但每回仍會不由自主的沉迷其中。

         但是在這一如往常的笑容中,這兩人都沒有發現,還有許多不同於以往的成分,混雜在其中……

 

 

         「小語,妳終於醒啦!」

         「哇!」

         駱語靜才一清醒,就看到一張總令她手足無措的熟悉臉孔停佇在她的正上方,嚇的她連退三步,整個人撞上身後的床頭櫃。「學長,你別老是嚇人行不行!」駱語靜痛的連聲哀叫。

         康維業坐到駱語靜身邊,寵溺的揉著她剛才撞上的後腦勺,一臉無辜的答道:「冤枉啊!我才想問妳為什麼每次看到我都嚇成這樣。」

         「我…我才沒有!」駱語靜回答的頗為心虛,很少人能夠在面對康維業那裝近乎完美的臉蛋時,還能夠冷靜自持。連康家那群和他一起長大的兄弟姊妹們都無法免疫了,更何況是她!

         康維業但笑不語,只是故意甩著一頭濕漉漉的長髮。

         而他的沉默,也很快的引起了駱語靜的注意。「學長,你怎麼不說話?」平常康維業總是滔滔不絕的纏著她說個沒完沒了,就算她不予理會,他也可以自顧自的玩的很開心,以至於現在突然沒聽見他的聲音,還真讓她覺得有些奇怪。

         康維業不搭腔,繼續奮力的甩頭。

         「學長,別玩了!弄得我全身溼答答的。」駱語靜一把推開康維業,這才發現他從剛才就在那搖頭晃腦的原因。「你該不會是要我……」

         看著滿臉期待的康維業,她知道自己又將屈服在他的眼神之下了。

         「小語!」康維業刻意加長尾音,以達到耍賴的效果。而事實也證明他的手法的確每試必靈,至少對駱語靜而言是的。

         駱語靜嘆了口氣,起身道:「走吧!」

         目的既已達成,康維業的精神又全部回來了。他拉著駱語靜就往外跑,「快點,我們得在晚餐前完成,別讓那些多事的傢伙等太久。」

(待續)

 

創作者介紹

FEDERKIEL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ita
  • 看的出來是以前的,很久沒看到妳的文了,來看看,心情也好許多,繼續努力生文吧!!加油!!!
  • 每次把舊的文拿出來看
    都會發現許多不合理的地方
    可能是當時還太單純吧
    想的都不是很周全(苦笑)
    而且把舊文拿出來修改補寫
    可以幫助自己找到創作的原點呢...

    federkiel 於 2009/04/09 00: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