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發生,與兩位惺惺相惜的物理學家有關
因為是偵探小說,當然少不了一位探長
再加上一位不知道自己被綁架了的小孩
以即構成「事件」的要素── 一具斷了頭顱的屍體
物理屬於相愛的人 

尤麗.策 (Juli Zeh)生於德國波昂
其父曾在德國的聯邦議會擔任官員,且擁有法律及經營管理的專長
而尤麗.策本人也擁有文學及法律的雙學位,特別是在國際法方面
這樣的她曾經表示:文學創作是職業,法律研究則是興趣
截至目前為止,尤麗.策以出版了不少的作品,創作的種類也不少
尤麗.策年輕的時候曾經喜歡過偵探小說
「物理屬於相愛的人」就是屬於這類的小說
另外翻譯成中文的還有「雪國奇遇」,這本書則是繪本

至於翻譯者唐薇,雖然我沒有看過其他的作品
但是我覺得翻譯的內容大致都還不錯
即使沒看過原文,不過依照我對德文的認識
我相信應該算是忠於原味的
雖然有些字的用法似乎還有可討論的空間

主角薩巴斯提昂與奧斯卡在弗萊堡學習物理
兩人從學生時代開始便是志趣相投的好友
但是有天,兩人的關係卻突然發生了變化
之後,薩巴斯提昂轉而醉心於『多重世界』的詮釋
奧斯卡則堅持追求單一的世界,希望為複雜的世界找到一個統一的解答
即使後來兩人走向了不同的道路,卻仍會定期聚餐

是件來臨的時候,總是出人意料
有一天,薩巴斯提昂送兒子里昂到夏令營的途中
在休息站時卻接到了一封恐嚇電話,之後兒子便消失無蹤
對方只留下一句「達波汀不能留」
薩巴斯提昂知道自己必須殺了達波汀,兒子才有活路
從這裡開始,便陷入了一場因為多重思想及多重世界所來的災難

當席爾夫探長向里昂確認他父親的證詞時,里而回答:
「我父親不說謊。他熱愛真相勝過一切。」
這深刻的表現出兒子對身為物理學家父親的信任和景仰
但就算如此,里昂確知自己並沒有被綁架
當里昂問了「如果我說我不是被綁架的,而我父親堅持相反的說法──兩者都可能是真的嗎?」
這句話清楚的點出了這個故事的重點
有沒有一件事情他發生的同時,確也沒有發生呢?
這一切不正是薩巴斯提昂『多重世界』的理論嗎?

雖然是偵探小說,但是這本書的重點不在犯案的手法
若是以事件本身來說,其實可說是個單純到不行的案子

誰能解釋世界,世界就屬於誰。
時間、空間和因果關係,其實都只是看法問題。

尤麗.策在書中帶著我們看了許多人物
從薩巴斯提昂的角度、里昂的角度
奧斯卡的角度、美可的角度
女探長的角度、席爾夫探長的角度...等

故事一開始我們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這兩位物理學家的個性
隨著事件的發展,眾多角色間的互動和觀察角度
也都讓我們更全方面的觀察事件的真相

而當事件的原貌一一被揭露出來時
那個讓人感到荒誕的巧合被解開的一瞬間
確實令人感到噓唏不已

 

創作者介紹

FEDERKIEL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