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裡的人對萬予暘上私塾這件事的好奇是其來有自的。


    想當年,萬百鳴和曹平這兩個死對頭同在私塾上學時,鬥的可兇了!除了每日求學問時針鋒相對,早上還比誰早到、下學後還比誰的玩伴多,比到無事可比後,兩人甚至相約參加鄉試一較高下。


   
結果出爐,對聖賢書頗有見解的曹平考上舉人,而文采過人的萬百鳴卻趁曹平赴京會試時,追求到曹平自小戀慕的夫子之女。


   
自此兩家間的樑子結的更深了。


   
因此當萬予暘快到上私塾的年歲,而同齡的曹家小公子也同樣該要上學堂時,大夥兒看好戲的心態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只是原本兩家間熱烈的競爭,卻在萬家得知懷了老三予燁後稍稍起了變化。



   

    六年前為了慶祝比曹家早生出長子繼承人,萬百鳴大手筆開倉贈糧與城內的居民同樂;四年前長女予玥出世,萬府也依當地習俗烙製大餅分送親友,曹家那份甚至是萬老爺子親自登門送上的。


   
不過當女主人順利產下了第三胎後,萬府卻是一反常態的低調。

   
    因為正當大夥歡天喜地準備迎接新生命的同時,市集上卻開始有傳言,曹家的媳婦兒健康欠佳,屢次傳出小產,這個消息甚至驚動了遠在京城經營藥廬的丈人,老人家急得商請熟識的大夫住進曹家隨時照料寶貝女兒。


   
這些傳言簡直像是潑了萬家一家老小一大盆冷水。


   
一方面是因為發現,繼續比較誰家孩子生得多已經沒啥意義了;一方面也是因為拿別人家得不幸來說嘴似乎也有失厚道。


   
這樣的消息也正好解釋了曹家小公子為何顯少露面。


   
可能也是為了保護家裡唯一的娃兒,曹平幾乎不讓孩子踏出家門,再加上曹平不只一次表示不打算納妾,因此保護這唯一的血脈變成了兩夫妻的首要目標。最近甚至聽說他還打算自行教導兒子讀書,省得出門發生意外。


   
身為舉人的曹平要教導自己的兒子當然不成問題,不過此舉可急壞了萬百鳴。


   
「燕兒,我打算找岳父商量,請他進城同住,趁機給孩子們授課,妳意下如何?」


   
原先在北市開設私塾的岳父這兩年回到城郊西村的老宅過著躬耕生活,私塾方面就交給兒子接管,不過留在城裡的一雙兒女老掛心獨居的老父,多次催促老父回城含飴弄孫,無奈老人家仍然不為所動。


   
「這不妥,」梁燕一邊逗著懷裡的奶娃,還得應付孩子的爹,「相公願意把爹接進府來燕兒自然高興,只不過外公寵孫子,恐怕不適合給孩子們上課。」


   
這事聽起來有些吊詭,明明同樣是孫子,曹父對待內孫和外孫的方式可是大不相同:大哥那幾個孩子一看到嚴肅的爺爺,各個都是正襟危坐不敢造次;反觀予暘和予玥卻和外公黏得緊,感情好到連她公公都忍不住吃味。


   
「我只擔心暘兒的反應。」為娘的考慮的方向有別於孩子的爹,「那孩子打從會走開始,就喜歡在外頭與同齡的孩子玩在一起,就怕……」


   
玩伴們都上私塾去了,只怕這個愛熱鬧的孩子會感到寂寞。


   
「這點擔心也沒錯。」為了讓兒子建立自己人脈,萬百鳴極少干預萬予暘的交友情形,畢竟萬家的根就在這東興城,所經營的錢莊、布莊及茶莊也都是以這兒為根據地,多幾個朋友總是有益無害的。


   
由於遲遲無法得到結論,萬百鳴索性招來兒子詢問他的看法。


   
萬家的當家們對於孩子的教育向來開明,從小只要遇著與孩子有關的事,多會要他們一同參與討論,一方面是訓練獨立思考,同時也是培養溝通的能力。


   
畢竟要培養一個足以與曹家對壘的接班人,可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完成的。


   
「爹不是希望我們在待在家裡嗎?」萬予暘不答反問。


   
雖然爹沒當面跟他提過這件事,但當他聽到大人們談起曹叔叔打算請先生至府裡授課時,他就猜到自己應該也不會上私塾了。


   
「是阿,但是娘想聽聽暘兒的想法。」江燕端詳著一臉事不關己的兒子,這孩子好惡分明的性格跟他爹是一模一樣,雖然嘴巴緊,但表情可是藏不住秘密的。


   
「濟春哥沒上私塾,但他也很有學問阿!」小腦袋裡第一個想到的,是長他五歲的表兄。


   
「那是因為濟春天賦英資才能例外,你舅舅的其他孩子,不也都照常進入私塾嘛?」為娘的實在很難跟兒子解釋,他所景仰的那位表哥就是因為太過聰穎,為免影響到其他孩童,才被允許在家自學的。「市集那兒的玩伴呢?今年應該也有不少要近私塾的吧!」


   
「小虎他們,下了學一樣可以玩,而且我們都住在附近。不過,小虎要幫他娘照顧舖子,我們家又多了一個娃兒……」


   
說到最後,似乎連說服自己的原因都越來越薄弱了,就連平時少根筋的萬百鳴都發現了兒子的心意。「所以呢?老實說出你的想法就好。」他好像,把兒子教得太在乎大人的臉色了。


   
「如果能上私塾,就太好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FEDERKIEL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