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剛破曉,原淨雨提著一只行李箱,靜靜坐在衣櫃旁收拾著。

        床上,燕殊仍在蒙頭大睡,完全不知道原淨雨走進了他的臥室,更不可能發現她已經替他將客廳整理乾淨。或許是因為前一夜的訓練課程耗盡了他所有的體力,最近光是走秀的工作和訓練就已經佔據了他大部分的時間,更別說還要花許多時間去應付他那個纏人的上司。

        這兩個月以來,燕殊抓緊了所有空檔,只要有時間他埋頭補眠。

        內褲、汗衫、運動外套…牛仔褲,還有他最愛的套頭毛線衣,都帶齊了。原淨雨又重新檢查了一次,再將燕殊最珍愛的一張照片塞入夾層當中,最後才緩緩將行李箱鎖上。

        她就住在燕殊的樓上,每天她都會下來替他整理屋子,而燕殊也時常到她家拜訪,她的父母也把她這個交往快五年的男朋友當成自己的兒子一樣疼愛。不過像這樣替他打點生活瑣事的機會,或許也很難再有了。

        在原淨雨幾乎將所有工作都處理完後,燕殊才有打算起床的跡象,不過他的睡眼惺忪,看得出他還在半夢半醒之間。

        「早安!」彷彿嘴裡含了一顆滷蛋似的,燕殊還是舒服的窩在被窩裡向原淨雨打招呼,當然也不會忘記抱住原淨雨給了她一個例行的早安吻。

        「早安!」原淨雨替他撥開遮住他半張臉的瀏海,「行李都替你收拾好了,打算什麼時候搬走?」

        燕殊打了一個很大的哈欠。「明天早上吧!」他那個煩人的上司說還要替他安排一個為期一個月的密集訓練,然後再出發到英國。

        「要不要再睡一會?」他看起來還很疲倦。

        「不了,待會還有一場珠寶秀。」他的上司把他當成十個人在用,不放棄任何一個可以壓榨他的機會,更離譜的是他的老闆也不敢吭聲,任由他被當成廉價勞工來使喚。

        燕殊掙扎了許久才讓自己離開溫暖的被窩,然後拖著沉重步伐走進浴室準備盥洗,「淨,別忘了晚上我要請妳爸媽吃飯。」

        「記得了!」原淨雨應道。

        只是燕殊淋浴時所傳出的淅淅漱漱的流水聲,不但掩蓋住了原淨雨溫柔低沉的細語,更掩蓋住了她低頭掩面的啜泣聲……

☆ 

        揚希玦才剛送走被她刮了不油水的客戶,就看見捧著一本書,獨自坐在咖啡館角落的原淨雨。「嗨!真巧,介不介意和我一起喝杯咖啡啊?」雖然用的是疑問句,但是揚希玦直接就拉開她身邊的椅子坐下去,完全沒留給原淨雨回決的餘地。

        有點訝異,但原淨雨還是打了聲招呼:「揚小姐,午安。」她和揚希玦只見過兩次,都是替燕殊送換洗衣物時遇到的,只能算點頭之交。對於揚希玦的主動攀談,原淨雨算是百感交集。

        她是燕殊的伯樂,也是使他們分隔兩地幕後推手。

        「一個月後,燕殊就要到英國了。」揚希玦招來服務生要了杯咖啡。

        原淨雨沒有應聲。

        「我已經幫他接下一部電影,是英國廠商贊助的懸疑片,未來兩年他將會全力打入國際市場。」揚希玦觀察著原淨雨的反應,「不過妳也知道他的英文程度,所以我會先讓他上一個月密集的英文課。」

        她只能說燕殊的英文是他一輩子的痛。「是嗎!那他可有苦頭吃了。」原淨雨喝了一口咖啡,冷了。

        揚希玦靜了一會兒。「妳和燕殊談過了嗎?」

        她讓燕殊到英國去是為了發展他的演藝事業,並不是為了拆散他和原淨雨,但是她實在有些擔心這對將要分隔兩地的戀人。

        皺皺兩道好看的眉毛,原淨雨的內心正在天人交戰。最近這幾天,她一直在思考著和燕殊之間的關係,但是一直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燕殊自己並不知道,其實,他非常非常的不快樂。

        雖然他們還是每天見面,還是像以前一樣有說有笑,偶而也會有令人回味的浪漫約會,但是,這好像是一種固定的模式,或許已經流於習慣。她知道燕殊非常期待這次到英國拍片的機會,也非常期待能進軍國際市場,但他同樣也割捨不下他們之間四年多的感情,就像她一樣。

        只是,誰也不肯先打破沉寂,彷彿只要不說一切就不會改變似的。

        「不管妳支不支持,我都希望你能給他一個答案。」燕殊是孤兒,在他的身邊沒有親人能給他支持,只有幾個好友能與他分享心情,對他來說原淨雨不但是他所鍾情的人,也已經是他生命的一部份。

        「他知道我是支持他的,」原淨雨低垂的眼睫掩住她心所閃過的所有情緒,她的話是說給揚希玦、說給燕殊聽,也是說給自己聽的,「他會知道的!」

        揚希玦無語,靜靜看著咖啡杯中上升的白煙。

        唉!用腦真的好累。感情的是真難懂,她不想再管這兩個人的事了。



        「找個時間大家聚聚吧!」燕殊拿著一盒便當在客廳裡享受著短暫的休息時間,另一方面也不浪費時間的和夏執信展開電話熱線。今天他趁工作空檔回來拿幾樣東西,所以才有機會和好友敘舊。

        (時間就你決定囉!咱們的大忙人兼未來的國際巨星!)夏執信笑道。

        「你這是在消遣我嗎?」他有一種誤交損友的感覺。

        (誰敢消遣你阿!我又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這小子記恨的功夫無能能及,他們這群自小一起長大的死黨還沒人敢隨便招惹他。(什麼時候出發?)

        燕殊塞了一大口飯,「還有一個多禮拜。」

        夏執信代表大家發問:(你這次到國外去發展,短時間內應該是沒辦法回來,你跟淨雨有什麼打算?該不會是想留她在台灣吧!)

        大家都知道燕殊有很強烈的事業心,自從他知道自己有機會進軍國際後,他所付出的精神和時間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是他和原淨雨之間深厚的感情卻成為眾所憂心的焦點。當燕殊開始了他的演藝事業,就無法像以前一樣時常和原淨雨黏在一起,尤其他未來的工作地點幾乎都是在國外,兩人見面相處的機會又會更少。

        「關於這點我也想了很久,這麼難得的工作機會我是不可能放棄的,但是我愛淨雨,無論如何我是不會為此放棄我們之間的感情。」燕殊緩緩道出了他心中的想法:「剛好淨雨再過不久就要畢業了,到那時我的生活應該也比較穩定,如果可以,我希望她能搬來和我一起住。」

        夏執信搖了搖頭,麵包與愛情都能兼得,燕殊這一步算的還真好。(你問過淨雨了嗎?她同不同意?)

        「我還沒跟她提過,不過她應該會答應才對,除此之外沒有別的方法既可以讓我專心工作,又可以和以前一樣和淨雨在一起。」燕殊是這麼認為的。

        電話那頭的夏執信想了想,覺得好像也是。又和燕殊哈拉了一陣子、和他預約了幾張簽名照,最後在揚希玦的索命連環叩下,燕殊才總算結束了這次的談話。

☆ 

        原淨雨悄悄的關上燕殊家的大門。

        聽管理員說燕殊回來了,她想要偷偷的給久未見面的燕殊一個驚喜,只是她一推開門,就聽見他正和夏執信通話的聲音。

        燕殊說的是有道理,但這樣做是正確的嗎?

        她不知道。

        但是,似乎有一個答案逐漸在她腦海中形成……

☆ 

殊:

        當你收到了這封信,我已經開始了朝九晚五的辦公室生活。

        這就是我的選擇。

        其實,在我和工作之間,你早就已經做出了決擇,這個選擇,讓你未曾考慮我的感受、我的立場,然後朝你的方向前進。雖然已經決定將我的未來與你相繫,但是我仍然須留下。你有你的理想,我也會永遠的支持你。但是,我有一雙父母,我有一直想去嘗試的工作,我也有許多無法割捨得友情。

        當你說希望我與你一起搬到英國時,我就知道我們將要走向分岔的路口,就算這條路沒有盡頭,但我們仍要繼續走下去。或許在路的最後我們還可以不期而遇,那時如果我們還有愛,再來繼續我們的故事。

        所以,請你走你的路,專心的走你想要走的路。

祝 安康
                                                                                                                                                                                                  淨雨 筆



        曾幾何時,當他在工作遇上困境時,就會拿出夾在皮夾中的這封信。

        你走你的路。

        燕殊漸漸可以體會淨雨寫下這句話時的心情。最初的幾個月,他對淨雨的做法非常的不諒解,為此,他將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工作上。只是當思念戰勝了他心中所有的怨,他知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在他努力完成理想的路上,淨雨也正努力的照著她自己的步伐前進。

        若他先走到兩條路最後相交的路口,他會停下來等待淨雨,淨雨一定也會。

        所以,他會繼續走下去。

        「燕先生,導演要和你討論下一場戲。」工作人員總是可以在人群中找到燕殊的身影,不但是因為他身高不輸其他體型高大的歐美籍工作人員,東方味十足的臉孔也令人難以忽視。

        「好的,」燕殊將已經被他翻過幾十次的信紙收進皮夾,「我馬上就到。」

        當他們下次見面的時候,燕殊會證明給她看,原淨雨要他走的路,他走的很好、很好……

The End


ps. You Go Your Way,但在盡頭,仍會有我為你等待。


(雲淡風清系列--You Go Your Way)

 

創作者介紹

FEDERKIEL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