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求。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詩經 《 關雎 》

《 喜歡、很喜歡 》

        「上回你為了她流淚,這回更為了她流血,那個女人總該感動了吧!」徐開龍實在不能理解柳則先為什麼會費盡千辛萬苦去追求一個女人,這小子的條件並不差啊!

|        柳則先伸出左手讓官卓雲幫紮傷口。「感動倒是沒有,只有一點感謝。痛!」

        上次陪他吃麻辣火鍋,辣的他眼淚狂流不止,還被她嫌他的臉「有礙觀瞻」,這次為了保護她,更是不惜和搶匪上演全武行,最後換來的也只有一聲謝。

        「難得見你為了追求一個人而不計形象。」官卓雲有感而發。最近老是看到愛漂亮的柳則先把自己搞的灰頭土臉,最奇怪的是他還樂此不疲,越挫越勇。

        「對於我希望共度一生的人,何須有所保留?」

        徐開龍覺得他有些不切實際。「人都還沒追到手,你會不會想太多了!」

        平日嘻皮笑臉的柳則先,此刻的表情卻異常認真。「我和她見過好幾次,每次見面我都更卻定我自己的心意。而且我清楚的知道,和雨砂在一起並不單只是想要享受追求的樂趣,或是戀愛的甜蜜。我也想分享她眉頭深鎖時的憂鬱、開懷大笑時的快樂,還有將來可能會發生的一切。」 更何況,若是真的開始交往後,他和死黨們平日的三八行徑一定會不時出現在她面前。

       
瞞的了一時,瞞不了一世啊!

        「紀雨砂是個幸福的女人,至少有一個人知道她的好。」同樣身為女人,官卓雲替紀雨砂感到高興。

        「我只是比其他人幸運,先發現了雨砂的好。」提到喜歡的人,柳則先臉上掩不去甜蜜的笑意。「窈窕淑女,君子好求。我既然有信心能帶給雨砂幸福,當然要放手去追囉!」

        「失敗了這麼多次,你還不放棄啊!」這傢伙簡直就像一隻打不死的蟑螂,自癒能力超強。

        「那是當然的。」柳則先拿起手提電話,撥了一組再熟悉不過的號碼。

        (柳先生,請問有什麼事?)紀雨砂連打招呼都省了,直接問明柳則先的來意。

        似乎已經忘記了傷口的疼痛,柳則先抱著電話手足舞蹈,好像自己正和紀雨砂面對面說話一樣。「就是妳上次說的那場關於舞蹈家的舞台劇,我買到票了,明天晚上的。」

        電話那頭的紀雨砂皺了皺眉頭,她差點忘了自己答應過如果他能買到票,就一起去看舞台劇的約定。這個男人
似乎非常堅持,而且永不放棄。

        紀雨砂沉寂了半晌才開口道:(好吧!可是你別忘了,我們只是……)

        「普通朋友嗎!」柳則先接下她的話。「就這麼說定了,明天下班後我到妳公司樓下等妳,拜拜!」

*

        才掛上電話,柳則先就看到徐開龍拿著一捆紗布在他左手的傷口上纏了起來。「喂,你在做什麼?」

        「幫你把它包的嚴重一點啊,說不定姓紀的看到了,會因此感動的落淚。」徐開龍很表情嚴肅的回答道。

        不過柳則先豈會不了解這個損友心裡在想什麼,馬上抓起一旁的外套朝徐開龍丟過去,「包成這個樣子明天怎麼穿西裝?你要我穿著汗衫出門是不是!」

        一追一躲中,徐開龍和柳則先先後離開診療室。

        招來護士,官卓雲交代道:「我要去巡房了,替我請他們兩個安靜一點,不要在醫院裡吵鬧。」

        希望明天晚上傳來的會是好消息,不要又是柳則先一臉挫敗的來找她借酒澆愁。

        官卓雲如此期望。

(雲淡風清系列--喜歡、很喜歡)

創作者介紹

FEDERKIEL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