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伴明窗獨坐 我共影兒兩個
燈盡欲眠時 影也把人拋躲
無那 無那
好個淒涼的我
--如夢令--宋‧李清照

《 曲終人散 》

        「秀樹,你剛才笑的很假喔!」

        「沒錯,很假。」嚴夢藻難得開口附和官卓雲,因為她這個老板最近實在太怪了。

        因為在場沒有外人,官卓雲才敢這麼說:「反正都要祝福,你就不能誠懇一點嗎?」他們知道強迫他笑著向那對新人說賀詞是有些困難,但是現在如果不讓他這麼做,就很難讓他放下過去的一切。

        「那也不用要我當著眾人的面對他們說吧!」月城秀樹只覺得自己胸口悶悶的,有點喘不過氣來。

        今天結婚的,是他青梅竹馬的初戀情人,雖然真正在一起的時間不長,但兩個人的感情一向不錯。只是因為一些外在的因素,使得這個讓他念念不忘的女人,最後還是嫁了一個她不愛的男人。

        遇到感情問題,縱使他的腦袋再聰明,也有會有解不開的時候。

        身為死黨之一的柳則先舉起酒杯,「煩惱什麼,大不了我們陪你喝個過癮,來個一醉解千愁。」

        「沒錯,不醉不歸!」徐開龍附和道。

*

        結果,一群人在喜宴上喝的不過癮,還接著續了兩攤,幾個人都醉的睡成一團,連平日滴酒不沾的官卓雲也難得的陪著所有人一杯又一杯的接著喝。

        最後竟然還得勞駕月城秀樹的秘書,也就是惟一沒跟著喝醉的嚴夢藻開著車,將所有人一個個親自送到家門。

        嚴夢藻替月城秀樹泡了杯熱茶,「東西都替你收拾好了,明天早上我會打電話來叫你起床,記得早點休息喔!」嚴夢藻不厭其煩的交代著。

        「知道啦!」月城秀樹目送她離開。

        最近這一個禮拜他在工作時發呆的次數急速累積,連他平日任勞任怨的秘書嚴夢藻都忍不住怪他害她工作量大增,一群朋友為了讓他分點心思想其他事,每天下班便拉著他玩通宵,就怕他會一直沉浸在「女朋友結婚,新郎不是我」的愁思之中。

        月城秀樹獨自坐在沙發上,他輕啜了一口這茶。這樣的夜裡,手捧著一杯熱茶,空氣異常的寧靜,彷彿方才他們一群人的喧鬧只是他腦中的幻想,其實根本不曾發生過。

        向來,月城秀樹在人群之中都是最亮眼的一顆星。雖然他偏愛寧靜的日子,但是早就習慣了一群精力旺盛的好友每天圍在他身邊吵吵鬧鬧,突然像現在這麼安靜,還真的讓他覺得渾身不對勁,更何況,是在今天這樣一個夜。

        明天、明天找阿柳他們去唱歌吧!大鬧一夜,然後…… 

        重新開始!

(雲淡風清系列--曲終人散)

 

創作者介紹

FEDERKIEL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