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一種在悲傷中,
也能堅毅地露出微笑的能力.
——赫塞

《 一個人的晚餐》

     官卓雲伸了個懶腰醒過來……

     她拉開純白色的窗簾,讓和煦的朝陽傾瀉一地,照進了她幾乎被白色佔據的小窩。

     就這樣,在這寧靜的清晨裡,官卓雲開始了她的一天。

     約過十幾分鐘,尖銳的鬧鈴聲充塞在整間房中。官卓雲不及不徐的走向鬧鐘將它關掉。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日子,她總在鬧鈴尚未響起前就清醒,之所以會如此,或許只是她已經睡夠了,或許還有其他原因……

     「我現在很好,別擔心。」官卓雲溫雅的聲音透過電話線傳送到太平洋的彼端。

     身在美國唸書的弟弟,每天早晨總是不厭其煩的來電噓寒問暖,近來更是會追問她的近況,最後還一定會加上一句:「妳知道我愛妳,卓雲!」

     這是她倆至親的姊弟親情!

*


     掛上電話,官卓雲開始工作。

     在手術的空檔,官卓雲陪著一群院童在草皮上遊玩,她掛著一如往常的笑容,看照著頑皮、好動的孩子們。外科的護士替她送上一杯咖啡,關心的道:「官醫師,妳還是休息一下,我來替妳看著孩子們吧!」

     她搖了搖頭,拒絕了。然後,再次以她溫柔、帶著堅毅的微笑,繼續穿梭在病患之中。

*


     下班後,她一如往常的開始張羅晚餐,黃昏市場中賣魚的阿婆熱情的招呼著這個年輕、醫術高超的女醫師。「醫生啊!今天要買什麼?」 

 

     「兩條白帶魚,謝謝。」

     阿婆手腳迅速。「來,白帶魚。最近奈哎沒看到白醫生,阿伊最近好不好?怎麼沒和伊逗陣來?」

     官卓雲淡然一笑:「很好,他現在很好。」現在的他在另一個世界裡很好。她在心裡告訴自己。

*

     晚餐,電話再次響起。

     「卓雲,是我希玦啦!怎麼樣,一個人的晚餐寂不寂寞阿,需不需要我去安慰妳寂寞的心靈啊?」

     被來人的聲音嚇了一跳,官卓雲突然發現自己正在排放第二副碗筷。「妳不必為了我把自己裝的瘋瘋癲癲的,我只需要一點時間。」

     也難怪她會不習慣,從弟弟在時三人份的晚餐,到他赴美後的兩人份,最後只剩下她自己一個人、享受著一人份的晚餐時間。

     「妳要時間沒關係,只要妳好好照顧自己。」揚希玦在電話的那頭交代。「他也會希望妳過得很好。」

     「我會的,我不會讓他放心不下,他知道我會好好照顧自己。」在臨別的那個急診室裡,穿著白袍的他說明了他仍然放不下天職,既使那時他以躺在她的懷中。她看見了在他眼裡的那份企盼,企盼她以後能照顧自己。

     她會的!

     她知道她擁有他的愛;她知道她擁有所有人的關心:弟弟、醫院的同事、朋友,甚至是不知情的阿婆,為了他們、也為了她自己,她得活的更好。

     有了這樣的想法,有了一個新的方向,官卓雲笑了,帶著希望、堅毅,還有一些些對另外一位身著白袍的醫師的思念。

     從現在開始,她要努力學著習慣一個人的晚餐。

*

     揚希玦隔著一條街,看著落地窗內的卓雲。

     她知道卓雲可以。即使心中仍有悲傷,卓雲仍舊可以面帶笑容,迎接一切的挑戰。因為看到的不只有悲傷,所以卓雲會更堅強。

     收起手中的行動電話,她不再為卓雲擔心。揚希玦嘆了一口氣,她還是得回工作室趕製她的企劃書。

      今夜,她也是一個人的晚餐,在只有她的工作室裡!


<雲淡風輕系列--一個人的晚餐>

 


慢慢把文章從之前的地方搬過來

偷偷的幻想,

如果有人曾在其他地方看過我同樣的一篇文章不知該有多好....

創作者介紹

FEDERKIEL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