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呦!小倆口終於肯下來了,我們總算可以開飯了。」白雅安招呼著先後下樓的兩人,語氣和神情頗為曖昧。

        餐桌旁,除了老么康頌恩之外,一家兄弟姊妹全員到齊,場面非常熱絡, 駱語静和康維業就在眾人熱切的注視下就座。

        「雅安姐,妳別誤會了,我和學長沒什麼!」駱語靜急忙解釋。

        老六康兆昕打趣的問:「那你們剛才在樓上偷偷摸摸的做些什麼?好像還挺親熱的。」

        「不是那樣的,」駱語靜無辜的望向康維業,卻發現他不但沒打算解釋,還表現得一附樂在其中的樣子,看來她只能靠自己了。「還不都是學長,要洗澡也就算了,但他卻放著頭髮濕淋淋的不去吹乾,還纏著我替他整理,要不是看在學長還在生病,我才懶得理他呢!」 

        這個康維業還真不是普通的怪,從小到大就以愛漂亮著稱,連他兩個姐妹都望塵莫及,但是偏偏又懶得要命,放任那一頭如絲緞般的烏黑秀髮不去照顧,老是等著別人看不下去後,自願出來替他整理。

        「妳這麼說就不對了,當初也是大家說想看我頭髮留長的樣子我才會留的,要你們幫忙應該也不為過吧!」

        這小子又在無理取鬧了!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覺醒來,外面已經是人聲鼎沸的狀態,這表示我這一覺睡得可不是普通得久。

        奇怪的是,在睡眠如此充足的情況下,我卻覺得全身上下彷彿是累積了三天份的疲勞一般。特別是上半身,有一種過度勞動的痠痛。

        這讓我猛然想起昨天的夢境,有關於一隻巨大的老鷹。

        如果這身的痠痛和昨晚所夢到的老鷹有關,或許我得向西碧道歉,因為不管是靠雙腳走還是用翅膀飛,旅行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阿!看來我還是太天真了,竟然把事情想的那麼簡單。

        我深深的吸了幾口氣,不太確定現在應該怎麼辦才好。今天不用工作,或許休息一會兒後這身莫名其妙的痠痛就會消失了,不過要是沒有變好,那麼等一下肯定又會被西碧一陣奚落。但是最麻煩的就屬,躺在房舍最內側的床板上根本無法看到外頭的天色,更別說是判斷現在的時間了。

        「要是錯過了時間,肯定會被西碧臭罵一頓。」雖然已經可以預料到結果,但我連起來面對現實的力氣都沒有。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ASK ME IF YOU NEED TO KNOW
  • 請輸入密碼:

關於《毒》這個故事,只能說是一個神祕的存在。

知道我在寫文章,而且跟我熟悉的人可能都知道,我寫文章的類型不但種類很雜,而且很容易受到外在影響。
例如,當我心情越好的時候,故事裡死的人就越多;心情不佳的時候,整個就會變成搞笑路線;情緒緊張的時候,就會出現甜死人的噁心劇情....

《毒》便是在一種特定的情緒下產生的故事,之前曾經有一段時間中斷,不過近來確在急速的累積當中。一開始這本書的定位就是「BL悲戀史詩」,光聽到這種定位就知道不會是多麼正常的東西,自從我沒在聊天室和IC跟網友們瞎混之後,這類的創作我已經很少接觸了,差點就忘記我也曾經有過很誇張的青春...(喂!)

因為本人完全贊成圖書分級制度,也沒想過將這種東西公諸於世〈我怕老娘殺了我〉,所以這東西一度成為壓箱寶。直到最近,才又重見天日,而且一出現就是轟轟烈烈的一天一萬字,結果,為了服務親友團,才會決定慢慢放上來這裡。

不過,因為我說了我完全贊成圖書分級,而且我完全確定這本裡面絕對有一大堆兒童不宜的情節,所以呢,這系列的所有文章,絕對會加密碼,除非是親友團成員,或是我確定你已經成年了,而且可以接受這種故事的題材,那麼我才會說出密碼喔!

以上!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語:

 
        
雖然知道倔強的妳不屑向人求助,也不願我總是介入妳的家務事,但我實在無法坐視不理。這五十萬就當是借妳的,是朋友就收下。至少,也讓我這個老愛跟你搶飯吃的食客有個報恩的機會。

         如果妳還是打算把錢還我,勸妳還是先死了這條心,因為,當妳收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在前往英國的路上!

         哈!妳還是認命的把錢收下吧!

 

妳最死衷的食客 康維業

 

 

         駱語靜懸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再次來到康家,許久不曾有過的緊張情緒,又再回到她身上。        

        迎面而來的是康家遊手好閒的老三康君實,身後跟著的,是他平日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雙胞胎哥哥康楚生,穿著白色套裝的白雅安則是殿後。看著眼前的陣仗,八成又是白雅安領著她老公康孟倫,也就是康家老大的聖旨,來抓這兩個倦勤的傢伙上班。

       「請問,康維業在嗎?」她的聲音微微發顫。

        「動作真快,老五昨晚才回國,今天一早就有人找上門。」一路上只顧著吵鬧的康君實,這時才注意到駱語靜的存在。「找他什麼事?」 

         稍維遲疑了幾秒,駱語静保守的回答道:「有些重要的事需要和他當面談。」 

        重要的事?當面談?

        每次聽到這種回答,康君實就會自動把對方列入覬覦他老弟「美色」的雌性色狼,口氣也就越來越差,「女人,妳到底有什麼目的?」

     「妳是駱語靜!」康楚生忽然出聲打斷康君實的質問。

federki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